人在國外,
訊息總是慢了半拍..
大概知道.. 莊逸洲主任似乎因病又再度入院.. 
只是沒想到..
竟然.. 已經走了..
 
對他.. 因開會有過幾面之緣..
他是醫策會的董事,
在其他許多場合也常見到他..
銳利的眼神,讓人不能忽視..
 
更多的是在台下聽他演講的經驗,
不得不佩服,
頭腦清楚,辯才無礙..
而資料數據的整理,
更是無人能向背..
醫界,對健保財務最清楚的人,
大概就是他了..
 
之前,知道他得肝癌..
有大半的肝壞死..
休息了一陣子,
看他又開始活躍於各種場合中..
想來是好多了..
這一次,竟然是因中風而走掉的..
不免感嘆人事之無常..
不到六十歲,
一個醫界的人材,就這樣的離開了..
 
讓我另外想到,柯爸..
柯賢忠..
一位我敬愛的長者..
曾是我們的評鑑委員..
在卸下評鑑委員的重責後,
不到一年就走了..
 
他們都是對工作非常執著的人..
以前去評鑑..
柯爸的隨身,總帶著一本筆記本,
每一家評鑑過的醫院,
那裡有問題,全都密密麻麻的記在他的本子上,
他的評分都是有依據的..
 
記得在醫學中心新制試評的那一年,
去高醫..
下午的行程六點結束,
他留下來,繼續看..
臨走,還帶了一堆資料回飯店讀..
隔天一早,不到五點又起來了..
那時的他..
早就曾因癌症開刀治療過..
也因為如此,
他自己更能體會,
病人的心情..
 
每次看他看著病歷,看著後進..
不停的憂心,搖頭..
就覺得,有這樣的前輩在,
台灣的醫療還有一些希望..
但, 他也走了..
 
離開工作崗位一陣子..
離開前,
對於大環境的現實面,
就有很多的想法..
離開後,
再從同事傳來的消息..
只覺得.. 似乎更是往下沈淪的感覺..
 
總想, 這年頭,
道德良知,還有這樣的價值觀存在嗎?
該迴避利益的人,迴避了嗎?
還是只是一堆球員兼裁判的人,
還喊著別人是不公平的..
 
在醫界協商的棋局裡,
永遠是在其中會吵的人有糖吃>.
所有的行事淮則
在壓力之下都有可能改變..
改革,反而是愈改愈糟..
因為在改革的同時,
就是讓有心人可以耍脅,
可以趁機予取予求的時候
這是自己對大環境的失望吧!
 
離開,過過閒雲野鶴的日子也不錯,
休息一陣子,
才有力氣,可以重新再出發..
期待能有機會與那群夥伴再度共事..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