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我們的婚禮... 與大家分享!


Vince & Elaine's Wedding


Date : July 19,2007


Time:12:00PM


Place : Houston, TX


Witness: Judge Smith


Relatives &Friend: Chun Yu & Chihchin


Expenses:


    License                    $41


     Ceremony:           $40


     License Copies :   $ 7 per copy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一.. 七月十六日,
我們到中國城附近的Chimney Rock上 Hon. Russ Ridgway -Justices of the Peace買了證書,
據說要在婚禮前七十二小時買到證書,
之後才可以舉行儀式,
問了窗口的人員要預約典禮的時間,
他給了我們一張單子,
上面寫著每天的早上十一時和下午三時可以舉行儀式,
先到先服務,不用預約.
我們決定三天後早點到,
因為均俞和至瑾下午都有課,
不好意思讓她們因為我們而誤了正事.
 
今天.. 七月十九日, 看好要結婚的日子..
一大早, 以為要帶Driving License 的我們,
就發現, Vince 的駕照不在身邊
找了一會兒.. 才確認在實驗室,
去接了至瑾就可以繞過去拿了..
這是小事.. It's no big idea.
 
一出門, 傾盆大雨..
High way 上雨滴大的幾乎看不到路..
終於我們平安的到達
 
十點多,到了星期一買證書的同一個地方,
同一服務人員,我們跟他要求,
要辦理結婚儀式..
他一臉不樂觀的樣子,
進去一會兒,
告訴我們今天法官都沒空,
即使到下午,也沒有人可以幫我們證婚.
要不就是登記明天的時間,
要不就是到別的法庭看看..
這... 這真有些離譜啊!
明明告訴我們不用預約的..
居然可以不依表訂的時間行事,
又一次見識到美國人作事的方式..
要結婚,還得看當天法官有沒有空..
也不能預約..
他給了我們一張休士頓附近的法庭List,
告訴我們可以打電話去問,
打了第一個電話,
就觸礁了.. It's not available.
 
打電話問了一個同學..
二月份才結婚的..
聽說是在Downdown的法庭,
那裡的法官比較多,
可能好一些..
 
按圖索驥到了第二個地方,
David M Patronella在市區的法庭..
一到門口附近,撲鼻的尿騷味,
令人作嘔..
這就是美國大城的Downtown.
進入門廳後,
如同進出海關一樣,
要作安全檢查,
每個人要把東西放上X光儀器,
通過時,還得把鞋子脫掉
找到地方..
問了Officer
She said "wait and have a seat"
轉身她進去Check時間,
進去的是一個黑人女 Officer,
出來通知我們的卻是一位類似中南美裔的女生,
她非常客氣的告訴我們,
今天法官都在上課,
沒有辦法為我們證婚..
哦哦!.. 哦哦!.. 她很好心的告訴我們,
她在幫我查附近走一條街的法庭,
看那邊的法官有沒有空,
要不然我們可以去Chimney Rock試試..
... 我們才從那裡來的呢!
... 只能再等一下,
要不就要改時間了...
這是我們最不想要的結果..
 
等了幾分鐘,
那位Nice的女生,
寫了一張字條..
告訴我們好消息..
201 Caroline st, 5th floor.
Court # 2, Judge Smith有空..
可以幫我們證婚..
真是太好了..
 
穿過一條街,
抬頭看到了一棟美麗的新建築.
也許是老天的旨意,
要我們在這棟美麗的大樓舉行儀式吧!
進去, 又要作安全檢查,
無所謂了..
 
上了五樓,
第一次進入美國的法庭.
像在電視上看的一樣..
記得那個小姐說,
進去後在旁邊等,
有機會就跟法官說,
我們要結婚..
Is that right? We are really not so sure.
The court was progressing, we were afraid to interrupt.
等在外頭,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
等了一會兒,終於有從裡面出來的人又要進去了..
看起來像是侓師之類的人..
我們問了他.. 他很nice的告訴我們,
可以進去, 等法官有空時,告訴她我們要舉行儀式就可以了..
 
果然, 我們在一旁等了一會,
法官的眼睛瞄到我們..
趁機趕快告訴她,
我們要結婚..
她說等一下,
等一個段落,
她會幫我們處理..
Yap! 終於.. 終於..
 
警衛領我們到法庭的後面..
在辦公室由辦事員為我們打好資料,
問了幾個問題..
有沒有信仰.. 需不需要在誓詞中提到GOD.... No..
有沒有帶戒子.. Yes..
就帶我們到等侯室去..
等了一會兒法官來了..
問了一句.. Are you ready?
隨即就說.. 我念一句.. 你們跟著念一句..
原來就在裡舉行我們的儀式..
在沒作好心裡準備下..
開始了我們重要的結婚儀式..
還好.. 均俞和至謹都準備好幫我們攝影和照相了..
 
整個儀式.. 從頭到尾..
大概不到五分鐘..
Vince 說了一句..
” 你知道嗎? 戴上戒指的感覺,是很不一樣的”
我想,是吧!對我們而言,都是!!
終於, 完成了我們的結婚儀式.. 
 
之後有個小插曲是,買中餐,BurgerKing 漏了我的魚堡.
算是延續這一天的不順利..
但..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我們終於完全了我們的終身大事.. 
從今天起.. 要叫我”蔚太太”了..
姓氏發音是."Yu"
It's a long long day.. Our big day..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The last single night, we even had a fight again.  It's not a big idea. That's the life.  You never know until that moment.  We keep learning, feeling, and loving each other.  Tomorrow, it's tomorrow. I hope we have a whole new life.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n five more days, I will become Mrs. Yu. It seems like not real, but it is true.  


July 19, 2007, Vince and me will get married at Houston. We prepared a pair of rings, but had nothing else. We will not wear wedding suits, but we will invite some friends to our house for celebrating out marriage later.


Nothing is changed. We still live together. No one move in or move out.  Only one thing which I am sure is Vince treats me better than ever. I think it will be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 That's why I want to marry with him.


I feel more comfortable for staying in Houston now.  Everything has been getting better since I met Vince.  I will never forget it. Especially, when we were 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I always reminded myself. Don't forget the initial moment.


I hope I can write my diary every day in English. 


It will help me to use English. It's a really important thing to me for now.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要結婚的事,
對我的許多朋友來說,
也許都很突然吧!
除了家人, 之前有略為提過,
其實,並沒與太多人說起..
 
一則,人在國外,
距離遙遠,
二則,明年才會回台灣請客,
時間還有點久..
 
這是在Blog上放的原因..
想關心我的朋友們,
自然就會知道了..
當然, 我知道也有人是不太上網的..
或沒空上網..
 
那天, 和千芬, 侯大哥,
一前一後,在MSN上遇到..
兩個好友的反應,
都不太敢相信,
而千芬,尤其有很多的感觸,
她,又回到當初我們認識時,
那個愛哭又愛笑的小女生,
轉眼間,她為人母, 侯大哥也為人父,
只剩我還在十字路口上徘徊..
 
和千芬認識十一年了..
我們一起走過許許多多的歲月,
年輕癡狂過,
也為單身無伴一起流淚過,
一直想追尋的,
就是一個家, 一份安定的感覺.
現在, 我也終於要走進婚姻,
但,彼此的感覺,
卻是五味雜陳..
 
一個人過,雖然孤單,
但很自由, 也很任性..
二個人生活, 有伴..
但時間一久, 總免不了磨擦..
婚姻像是一個鎖,
鎖上了, 非不得已,
沒有人願意去解開它.
還記得在千芬的婚禮上,
有一個玩具手銬,
象徵性的,把兩個人銬在一起..
就是那樣的意思..
 
男女朋友吵架時,
可以負氣離去,
可以回來,也可以不再回來,
夫妻吵架時,
不論如何,
還是得要回來,
因為,你的家在這裡..
你走不出去,
你沒有另一個屬於自己的窩可以躲,
可以逃,
能作的, 只有面對, 而不是逃避..
 
這就是夫妻與男女朋友不同的地方..
我們, 都走進了婚姻..
但,是不是真的是我們曾經想要的..
沒有經歷到一定的時間考驗..
現在說來,
其實都還太早..
但至少,對我而言,
現在的這一刻, 是肯定的..
但未來.. 沒有人知道..
 
我不是悲觀的人..
但卻很實際..
看了那麼多朋友,
在婚姻的城堡內掙扎,
我並不覺得,
自己會比別人高明到那裡去,
但, 努力的生活,
努力的去面對..
這才是一個積極的人生,
該有的態度..
也就是所謂的成熟..
 
我們必須成長,
必須學會負責,
相處, 與寬容..
這是我們所選擇要面對的人生課題.
就該勇敢去面對.
就像每次有機會和千芬聊天,
總覺她改變了許多..
成熟許多, 也世故許多..
不論是好,是壞,
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路..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