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開始正式工作了,
雖然, 論文還沒完成,
但身份的轉換, 
成了全職的工作者,
        半職的學生.

很多事,
總難兩全其美,
生活是如此,
學業是如此,
工作也是如此,

年底的三個假期, 4天(Thanksgiving), 4天(Christmas), 3天(Incoming New Year Holidays).. 
都是在家休息,
整理屋子, 
休息,
念點書.. 
作點事,
讓自己有些喘息的機會

大概, 
是來美國幾年,
第一次沒有在年底的假期出遊.

這裡的工作,
權責清楚,
自主性高,
重點是老闆放手讓你去作,
自律,
是很重要的,
但或許, 
這也是適合自己的工作,

我不喜歡被管,
但自律性很強 --- 在工作上.. 

相對而言,
對自己的東西-- 論文,
就放鬆了些.. 

想早些回台灣,
但現實卻是,
現在回去,
卻不知道能不能有好的工作機會
現實生活,
讓人沒太多選擇..

老天是眷顧我的,
總在生活接近谷底時,
給我一條新的路走

也許趁著這幾年,
多賺些美金回台灣還房貸吧!!
否則, 以台灣的物價和薪資水準,
大概得背個一二十年的房貸
才能真正買下在台北的鴿子籠,
更不用說換個大房子接兩老一起住了.. 

心理想的, 跟實際能作的,
距離真的很遙遠.. 

在德州, 買個大房子, 
沒在台灣這麼難,
但兩個母親的居住適應及醫療問題,
都沒辦法解決.. 

而回台灣,
卻是辛苦工作,
也很難買得起一個房子,
把兩個媽媽都接來一起住..

念了這麼多書,
卻似乎也沒太多的不同.. 
煩惱的事,
還是一樣,
沒解決的事,
還是沒解決.. 

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個月前,
老闆告訴我,
有個機會,
看我要不要去試試,

並沒有考慮太久,
就想, 去試試..

記得在考資格考時,
除了Advisor外,
其他兩個Committee對我的英文都很不滿意,

一個甚至於拿一個台灣學長為例,
告訴我,
再聰明,能力再好,
都沒有用,
英文不好,
以後想在美國工作,生活,
連第一步面談,
都不可能走出去的,
只能乖乖的回台灣去..
要我重寫,
才能通過資格考..
這就算了,
我知道, 文法要修正,
文章要改..

另一個老師,
我寫的內容連看也不看,
挑剔我自己花時間找資料作的表格,
要我直接引用已發表文獻中的資料就好,
不用自作聰明.
即使是參考OECD或WHO官網的資料
她也不認為有必要,
只在我的文字能力上打轉,
還說,她不認為我懂什麼叫Health Policy.
完全忘了,
我修課時, 她還十分的讚賞我..
她認為, 除非我不打算在美國工作,
否則, 我不應該通過資格考..
最後,
她重新審視了我過去課堂上交的報考,
及考試的成績,
竟然沒要我重寫,
就讓我過了..

那次會議的整個過程,
深深的刺傷了我,
雖然,
資格考還是過了,
但在心底,
總有種次等公民受岐視的感覺..

自己, 有點是爭口氣的想法,
想去試一試..

老闆很關心我的面談,
在一連串面談開始前,
提供我很多的忠告,
讓我了解面談的技巧, 及練習準備,

這個interview安排了七個人與我面談,
加上人力資源部門的back ground check.
我一共跟八個人interview.

第一關,
是HR的Telephone interview,
老闆說,
以前沒這關,
是新增的..
第一通電話沒接到,
電話裡的留言,
說的飛快,
完全聽不懂她是誰,
電話號碼也聽了四五次作確認
還好, 都是公司內部的人,
上網查了資料,
發了MAIL過去,
另約定interview的時間

真正interview,
其實只是作一些back ground survey,
對照履歷上的資料,
並要求補送學歷認證的資料.
就結束了,
一切順利.

第二關, 七個人的面談, 分七次進行,
其中有二個, 一是同事,認識的, 二是老闆, 也沒太大問題.
兩個都是華人,
雖然, 都是用英文interviews.

第一個具挑戰的interview,
是部門裡的Director,
專門負責管理統計分析師的,

第二位, 是Health Services Research 的Statistician的負責人..

這兩位, 基於我在部門內已工作兩年半,
大多認為我的基本能力及對環境熟悉度OK.

第二位與我面談的內容,
讓我對自己的自信大增..
因為我自認對自己工作內容的描述,
應該是恰到好處.

最後的三位,
是出錢的老闆,
也就是這個工作產生的源頭,
醫院放射線部部長,
買了十九種癌症的資料庫,
他不懂資料,
他有個住院醫師,
懂資料, 也懂得資料的重要性,
另外,
也與乳房外科有合作,
這是臨床部門的組合.
外在我老闆醫療服務研究的專家,
我的工作,
便是資料生成,
並負責把統計資料產出,
將結果呈現,

我終於有機會和真正臨床的人,
一起合作作研究,
在我而言,
是難得的好機會..

最後一個面談結束的隔天,
老闆告訴我,
每個人對我都很滿意..
就等HR的作業了..

我,
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最要感謝的,
就是我老闆,
另外,
就是老公的支持...

I made a big step.
I'll survive.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想作這樣的工作, 
很久了吧!

遠在念研究所前, 當研究助理時, 
就想過, 如果能有一天, 作這樣的工作, 應該很棒. 

新工作, 
第四週了...,
雖然工作內容和過去作GRA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不同的是,
多了幾個老闆,
多了和不同的人互動的機會,
多了會議,
多了為配合管理需要應付的瑣事
其他的, 
還是我喜歡的資料分析的工作,

我可以坐在電腦前整天,
想著如何寫好程式,
如何解釋我所作出來的結果,
如何找到更好的評估模式,
不覺得累,
更多的是喜悅.

從工作中,
對於癌症複雜度,
又多了一份認識,
多作一個研究,
就多了解一種不同的癌症,
對於沒有臨床背景的我,
有很大的幫助.. 
作中學.. 
學中作.. 
每天都有不同的驚喜,
也不斷的訓練自己的專業能力與知識..

我是幸運的,
不是為了生活而工作,
而是為了興趣而工作,
同時, 也能兼顧温飽.. 
一切漸入佳境..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