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生病後的第二年還是第三年,
某一個星期五,
同學說,
週末法鼓山有皈依大典,
問我去不去..


 


我,並不是一直有虔誠信仰的人..


 


小時候,
母親是基督徒,
住家附近有教會,
週末總是懞懞懂懂的跟著人去上主日學,
耶誕節時也是很開心的和大家一起慶祝,
家裡有些特別的擺飾,
有個會旋轉,會唱聖誕歌的燈,
一直是我最喜歡的,
耶誕節時就可以點著那個燈,
聽著那音樂,
讓人覺得有很温暖幸福的感覺..


 


小四到小六,
念的是音樂班,
師丈是牧師,
每逢過耶誕節,
全班同學就會跟著到教會唱詩歌,
那種氣氛,
很舒服


 


國中,高中,
課業漸漸多了,
跟教會也漸漸的脫節,
沒仔細想過,
自己的信仰是什麼..


 


大學,
上了東海,
是一所教會學校,
有一個全國聞名的路思義教堂,
第一年,
耶誕夜的下午,
全校開始放假,
學校每一個地方都充滿了歡樂的氛圍,
為了即將來臨的耶誕節活動而準備
從報佳音,
到十二點子夜的校園鐘聲響起,
耶誕夜的子夜彌撒..
讓人的印象深刻..


 


跟佛教的結緣,
相較的晚,
真正的起源,
是父親的過世,


 


父親是車禍意外過世的,
事後,
大哥用紫微,
事後諸葛的說,
這一劫,
如果我們知道避開,
也許父親是有機會長命百歲的..


 


從爸媽住進三哥竹東小矽谷的房子開始,
就不太平靜,
他們從高雄搬到竹東的那天,
到附近時,
父親下車找路,
卡車司機跟著一車子的傢俱,
莫名奇妙的就從小山坡上
一路往下滑,
衝到省道上,
還連帶撞了停在路邊的一部轎車,
這場意外,
奪去了兩三條人命,
父親,
因為下車, 撿回一條命,
冥冥之中,
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手,
在操縱著...


 


父親走前,
這個世界對我而言,
雖有苦有樂,
但我總不見生死,
從不穿黑衣,
也討厭黑衣,


 


父親走後,
第一次買了黑衣,
穿了黑衣,
世界變得不一樣了,


 


父親是個謙沖為懷的人,
我們想,
車禍是意外,
尤其是大過年的,
沒有人願意發生這樣的事,
只要對方願意表示歉意,
我們也不想追究..


 


沒想到,
撞了人的人,
先帶了黑衣人來家裡恐嚇威脅,
不願認錯,
讓家人極為反感,
決定告上法院,
因為對方的酒駕,
帶走了我們親愛的父親


 


之後
他們又叫了女兒來家裡哭,
我們完全沒辦法體諒,
該哭的是我們吧!..


 


父親的後事,
讓從未接觸生死的我們,
亂了手腳,
大哥人還在國外念書,
要請趕回來要幾天,
請教了表哥,
也請姐姐請姐夫的家人協助,
加上又發生了一些事,
後來,
幾乎都是姐姐一手張羅,
遵循佛教的儀式,
請佛光山的師父誦經,
完成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儀式..


 


這是,
我第一次,
真正的跟佛法,佛經的接觸,
在父親死後,
有段時間,
念心經,
是讓自己心靈平靜的好方法..


 


有一年,
在一個電視節目的專訪上,
看到了聖嚴師父..
了解了他的成長背景,
求學的過程,
以及他的信念,
對他, 有份敬意..


 


聖嚴師父是法鼓山的創辦人,
同學在我生病期間也是一直鼓勵我的人..
我答應了同學,
去法鼓山參加皈依大典,
心裡卻還在猶豫..


 


生病後常有的失眠,
在那一晚也發生了..
半夜裡,
用失眠作了理由,
在同學的手機裡留言,
不去了..


 


沒想到,
隔天清晨,
七點醒來,
精神不錯,
想來,也沒什麼事,
似乎沒有理由爽約了,
出門搭了捷運就走,
下車時,還正好搭上了接駁車,
冥冥之中,
似乎是註定了要與佛有緣了..


 


但, 在那一次之後,
自己未曾再造訪過法鼓山,
也未曾持續的念經修行
但我想, 善的信念,
總是在心底的..


 


倒是母親知道我皈依的事,
反應極大,
是我所料未及的..


 


我們家,
一向是從念書選系選校到交男女朋友,
父母從不作太多的干涉,


 


我才知道,
原來,
母親的信仰,
竟是因為我這個早產的孩子而來..


 


七個多月的我,


在一家教會醫院出生,
母親為了我,
十分的憂心,
像上帝祝禱,
如果我能健健康康的長大,
她將成為上帝虔誠的信徒..


 


現在的她,
是個虔誠的基督徒..


 


對我而言,
其實,
信基督,
信佛祖,
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信仰,
只在於人的一顆心,
一顆對人對事對物的信念與善念.


 


凡事有信仰,
有信念,
盡力就好,
剩下的,
就交給上天去安排了


 


現在的我,
又再一次的在十字路口徘徊,


論文已近完成,
剩最後一關的口試,


我要努力的作好,
現在手邊所接觸的所有研究,
多作一份努力,
多學一分,
都是在不斷的累積我的經驗與能量,
當那一天,
機會來臨時,
我會準備好,
隨時上路的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 關於母親的兩件事..
讓她心情好了許多,
跟著, 我也放心了許多...


其中, 很重要的一件事,
是母親終於放下了心底的怨,
找回了,父親對她的愛,
在父親過世了十五年後..


起因是緣於二哥的點子,
想為父親寫傳記,
要母親去看看父親的日記..


這一看, 撿回了父親對母親的愛,
化解了一直在她心裡的遺憾與結.


父親是個不善言辭的人,
早年的警察工作,
讓他很少在家,
走得又早,
母親一個人辛苦的支起七口之家,
必需內外兼顧,
什麼代工都作過,
還得打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務,
家裡總是乾乾淨淨的,
我們也從來沒少過吃穿,


父親退休後,
家裡生活仍是清苦,
好不容易熬到我研究所將畢業,
大哥也將拿到博士學位,
苦盡甘來之時,

一場車禍意外,
在十五年前的大年初二,
奪走了父親的生命,
也讓母親的下半生,
失了依靠,
父親沒機會道出對母親的感情與疼惜,
而母親也一直帶著深深的遺憾至今.


她總覺得,
辛苦這麼多年,
沒人懂得,
也沒人感激,
加上一些老鄰居不經意的閒話,
讓她更是心裡難過,
卻又不可能再有機會問到父親心裡的想法了,


父親的日記,
道出了一點一滴,
過去生活的辛苦,
以及對母親深深旳疼惜,
母親放在心底多年的遺憾,
總算有答案..


幾十年的失眠問題,
也解決了,
她這一陣子,
可以正常的睡眠了..


人啊人!! 只是一句話,
也許可以化解一輩子的遺憾..


愛,真的要說出來,
而且, 要及時.....
對你愛,你關心的人,
說愛,說感激..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快五年了,
來美國快五年了,
出國前,
正值那一段的事業高峰,
放下了..
一切從零開始..

人, 一直在尋找心目中的烏托邦,
但, 在彩虹之上,
是否真有那一片蔚藍天空..
卻是我們無法看到的..

人生,
總在完成一個目標之後,
又在尋找,
下一個目標..

無止息的...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Once in a lullab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Some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And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me.
Where troubles melt like lemon drops
Away above the chimney tops
That's where you'll find m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birds fly.
Birds fly over the rainbow.
Why then, oh why can't I?

If happy little bluebirds fly
Beyond the rainbow
Why, oh why can't I?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出國念書,


幾個原因,


一是工作上,覺得完成了自己階段性的任務, 再往下走,覺得還有再自我成長的空間..


二是那是一直以來的想法, 英文不行, 就從自己最難最痛的地方下手,


出國前,並沒有真正仔細思考過, 未來的去路..


 


最簡單的想法,就是回以前的工作職場,


但似乎,那又不是自己真正想作的..


那麼, 去學校呢?


在台灣, 學術研究,真的不是那麼受重視的..


尤其在社會科學方面,


全民健保,奠立了很好的資料庫基礎,


卻沒有好好的作管理, 讓它成為學術研究的利器,


至於研究方法, 也是沒什麼進步..


 


由於資源的有限, 加上走錯了方向,


研究成果也很難和這裡相提並論..


 


台灣, 很重視醫管, 醫管系所一大堆,


但只是重管理, 重成本, 作的是成本分析,


卻很少同時考量成本與品質...


而且方法也不對,


醫療專業,作醫療的研究, 不懂得成本與效益..


經濟專業,作經濟分析,不太懂醫療


醫管專業,就只是談管理談成本,


很少看到各學門兼容並緒,尊重彼此的專業而互相合作...


 


在這裡,


雖然在學校裡學得有限,


但在醫院工作的這三年多,


卻收穫很多,


研究, 大型資料庫的運用, 癌症專業知識的補充..


在論文的發表上,


常會看到, 由醫師,經濟學家,統計學家,共同發表的專業論文,


至於誰為首,誰為輔,


端看創意與對研究的貢獻, 以及論文的內涵與型態,


有的論文投稿,還會要求具體的列出每個人對文章的contribution.


 


以自己目前的角色而言,


雖已跟著老闆發表了幾篇second author 的文章,


在研究方面,


其實都還在學習當中..


但一旦開始,


好像也不覺得真的那麼難了..


 


在美國,


作資料分析者的角色,


單純而簡單,


薪水待遇也還算不錯,


缺點是,


你只能作別人的東西,


沒有自己的東西,


雖然你的想法可能可以為研究加分,


但研究, 始終是別人的研究


原本我以為,


這是自己最想作的事了.....


 


隨著論文的完成,


口試的時間也定好了,


在六月中旬,


雖然依學校的作業速度,


大概要到九月底十月才能拿到畢業證書,


但, 也真的該仔細思考,


下一步, 該怎麼走


 


這一陣寫作論文的過程,


讓自己逐漸明白,


凡事還是要有方法,


起頭難,


但所有事都是熟能生巧,


需要經驗的累積的,


如果不自己作一次,


就學不到真正的經驗..


難,不是問題,


只要下苦工,


還是可以完成的...


論文改了一次二次,


自己從中也學到了許多寫作的方法與技巧..


 


開始漸漸真的意識到,


是到作決定的時候了


 


平心而論,


真得想家, 想媽媽,


每次打電話回家,


都覺得很掛心,


不是不明白,


母親盼著我早日學成回國的心情,


但, 很多事情,


又不是想走就走,


想回就能回的..


 


現在的工作,


在半年前,


轉成正職,上全天班,


這份工作,是由我的PI 幫我爭取來的,


當然,仍是通過正式的程序,


經歷七個不同人的 interview才得到的工作機會,


原本談的是三年的合約,


我打算畢業後開始找台灣的教職,


如果順利的話,


可能也要一年,兩年,


才能找到合適的..


今天,


出錢單位的醫師來找我談,


意思是,


我目前的職缺,


他們想要延長,


不會只有三年,


問我可以待多久,


有沒有打算要留下來...


就生活品質, 薪水待遇,


這可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但回過頭來,


我會問自己,


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後來,和PI談過,


慢慢的, 對自己的未來,


似乎有了更清楚的想法與規劃...


 


回台灣,


那是一定的,


自己對這塊土地,


有著很濃厚的情感,


母親家人也都在,


沒有理由留在異鄉作遊子..


 


再則,


還是覺得自己應該還有能力,


為台灣的衛生政策與學術研究領域上作些實質的貢獻


台灣有很優秀的人材,與全民健保的相對優勢,


如果能有效的整合,與用對方法,


應該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的...


 


想著想著,


自己的思緒逐漸釐清,


原則上,


最多在美國再待兩年,


一方面,在學術研究上,


多學一些方法,


另一方面,


也多了解一些臨床的專業知識..


走學術研究..


是自己未來二十年的生涯規劃..


也希望,


自己能在兩年內找到合適教職,


順利的回台灣...


歸鄉....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