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去年開始,

家裡開始養魚,

一開始,

一個10 tons的缸,

為了是去養, 釣魚剩下的minnows,

後來發現,

minnows一隻隻的不行了,

才明白,

野生的魚,

是不適合在家裡養著的..

 

開始換養孔雀,日光燈, 還有蝦子,

孔雀是主要的魚,

一開始幾隻公的,兩隻母的,

後來,母的,死了一隻,

剩下,那隻母的,

就是現在所有的小魚的源頭,

母魚很會生, 也很會吃,

常是生了就吃了,

剛開始, 於心不忍,

常常搶救小魚大作戰,

買了第二個10tons的缸,

就是因為魚養不下了,

 

後來,又養了一缸,

專門救小魚, 養小魚,

後來,魚多到實在受不了,

只好公母隔離,

不讓他們再生....

 

公母分離之後,

也許是因為天冷了,

也許是因為少了異性的刺激,

母魚那缸的,

總是懶懶的,

後來還是放了兩隻公魚過去,

但小魚,在自然法則之下,

從來沒活過一週的..

常在不知不覺中生了出來,

又在不知不覺中,被當了早餐或點心..

開始,

有魚生病了..

像是霉菌感染,

死了兩隻母的,

一隻公的,

也開始肚子愈來愈大,

卻很認真的多活了兩三週..

 

今天回家,

沒看到它,

卻看一群蝸牛堆成一團,

想來是兇多吉少..

不忍看牠被分食,

請老公來清..

他說, 只剩下魚骨了..

大自然的清道夫..

 

蝸牛,

是另一個故事,

剛開始,為了清魚缸,

買了兩隻,

一缸一隻..

某天發現,

一隻蝸牛,

下了好四處的卵,

洗魚缸時,

清了三處,

但還有一處,

有清,但沒處理玩,

沒多久,

一個個透明的殼破了...

再沒幾天,

突然在水中發現,

一顆顆像小珍珠一般的小螖牛,

仔細一數竟到上百隻,

很是驚人..

處理掉一些,

現在每一缸,

還是有很多,

小蝸牛生下後一陣子,

兩隻大蝸牛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都死掉了..

 

日光燈,

算是這些生物之中,

最自我的了,

不煩人,

也不讓人煩,

除了吃東西時會追逐一陣,

大多時候是安靜的,

不特別去注意,

不會想到它們..

 

趴地鼠,

另一種魚,

應該是吃垃圾的,

算是裡面活得最自在的了,

白天,

找株水草就呼呼大睡,

誰也不理,

到了晚上才見它在找東西吃..

 

小小的水族缸,

卻也看到不少的生態...

 

在現實生活中,

我想, 我會是那隻奮戰到最後的公魚吧!..

當不了人吃人的母魚,

也當不了自我的日光燈,

更成不了不在意別人眼光自在的趴地鼠,

也學不會當踩著別人往上爬的蝸牛..

最後, 只能成為那隻積極想往上爬,

拼命到最後一刻的公魚了....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常會聽人說,


人年紀愈大,


會變得愈世故,


開始,少了想像力,


也開始, 少了作夢的能力..


這似乎, 一點也不假..


 


發現來美國幾年,


 除了前一兩年,


和老公認識, 交往..


有時還會有一些比較大的情緒起伏..


 


這一兩年,


心,


的確是沈靜了下來,


變得,


很實際..


 


想的,


不是工作,作研究,


就是如何面對現實的生活,


 


不想花時間在自己認定


"沒有意義"的事情上..


 


生活很單純,


很自我, 也很自在,


唯一要配合的人,


只有老公..


 


愈來愈不喜歡人群的生活,


假日,


家裡刷刷洗洗,


兩個魚缸,


一個小院子,


作作飯..


時間多一點,


就看點影集..


這是平時作不到的奢求,


一兩天的假,


很快就過去了...


 


這個週末,


算是這一陣子以來,


比較沒壓力的,


週一又放假,


 


但,


換老公要開始忙了,


對他而言,


是很重要的階段,


我也希望能配合他,


讓他心無旁鶩的好好的把東西作完,


 


而我,


丟了一個abstract,


其實也該把paper 寫寫了..


 


生活, 平凡而簡單...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畢業半年多了,


以前覺得能念到博士的人, .. 很厲害,


等到自己真的拿到了,


才知道,


學術研究的這一條路,


是一條永無止盡的漫漫長路...


 


沒畢業時,


工作時,把自己想成是個技術員,


不需要太去思考別人研究怎麼作,


反正作的,


是老闆的東西,


自己的東西,


只有論文...


 


畢了業,


發現不再能把自己的角色侷限在trainee上,


開始要學會作,"Independent researcher".


說來容易,


但,連第一篇first paper 都難產很久,


還出不來..


 


而在過程中,


也不斷的反思,


到底自己的model有沒有問題,


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去作,


寫成paper時,


怎麼樣才能讓story完整,


怎麼樣才是能有貢獻的文章,


 


在台灣,只要是在台灣沒人作的,


你都可以作,


但在美國,


每一個field想要找到沒人作的,


還真的很難,


還有的是研究深度的問題,


怎麼樣在別人既有的研究之上,


找到更新,更有意義的東西去作,


更是一種challenge..


 


從U of C 挖角,


整整一年半,


老闆終於拿到U of Chicago 正式的 Tenure offer..


這也意味著自己也將離開休士頓,


暫時離開和老公朝夕相處的生活,


跟著老闆往前衝,


 


在這裡的工作及生活,


不是不好,


但似乎是太安逸了,


而在現行的工作結構下,


很難有機會讓自己往Independent Researcher的路走,


就是, 沒時間..


所有工作時間,


都貢獻在臨床PI的研究上,


雖然second author paper來的容易..


但.. 總是一個工具人,


畢竟不是我想要的...


 


老闆給我很好的offer,


薪水,工作內容, 以及U of C 這麼好的學術研究殿堂..


但,要割捨, 就是和老公朝夕相處的生活,


是會很不適應,


但,還是要作選擇,


總是要有所犧牲..


 


這一陣子總覺壓力很大,


工作,自己的career 兩頭忙,


白天工作,晚上回家還跑資料,寫自己的abstract..


希望換了工作後,


可以把兩件事併成一件事...


但, 不論如何,


這段期間的工作經驗,


也不能算是沒有收獲的,


從臨床PI那兒,


還是學了很多臨床癌症研究的觀點..


以及一些疾病碼coding 的方式..


 


也許, 自己就是勞碌命吧!..


換了工作, 換了career 還是一樣的忙碌..


個性使然,


也沒辦法囉!!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http://www.nytimes.com/2010/12/29/health/29radiation.html?pagewanted=1&_r=1 ‘A pinpoint Beam strays invisibly, Harming Instead of Healing’

 

這篇是今天NewYork Times 的報導, 因為工作的關係, 對於癌症的放射線治療, 有比較多的興趣去了解

 

簡單來說, 伊利諾州有家醫院引進了一台改良型直線加速器治療腦部腫瘤(治療方式稱為Stereotactic Radiosurgery, 簡稱 SRS), 在使用操作上發生了問題, 在病人及醫師都不清楚的情況下, 額外高劑量的放射線照射到病人非腫瘤健康的部位, 發生了嚴重的後果;

 

在三位病人用了高劑量的額外放射線治療的幾週後, 一位醫師在為第四位病人處置時, 發現這個問題, 即時的修正, 並將問題呈報出去,

 

一年多後, 整件醫療疏失完整的報告才揭露出來… 三位受難者, 一位在三週後被診斷出心律不整, 精神狀況異常;一位在四天後因嘔吐,脫水,住院治療, 而第三位, Ms Marci很快的掉髮, 在一年後, 她開始失去平衡, 記憶退化,常跌倒, 整個人老化的十分快速, 現在僅能對先生簡單的眨眼, 輕拉她先生的手..

這類的放射線治療儀器, 可以在很小的範圍內為病人腫瘤作高密度的精確治療, 但,必須十分謹慎的操作以確保放射線沒有外洩, 機器的本身操作上,有需要提醒及改進的地方, 而人員是否有足夠的訓練及知識去操作儀器, 也是一個問題,

 

一位放射治療專家指出, 改良式的儀器, 在使用上, 會有更高的複雜度, 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就會釀成大災難.. 這個案例並非第一次發生, 在密蘇里州, 也有76位病人, 接受了過量的放射線治療… 這件事也突顯了法規上的不完整,

 

在美國, 多重用途的放射線治療儀器(如改良型直線加速器)通常比單一用途的儀器(如Gamma Knife)要少一些被規範, 改良型直線加速器本身並不用放射線反應物質來操作, 因此, 僅受FDA 管理規範, 但Gamma Knife另外必須接受美國原能會的管制..

 

問題就出在FDA 對於改良型直線加速器的審核並沒有要求提供基本的人體試驗數據, 對於幾件醫療疏失的案例, 也將其認定為個案.. Ms Marci的病情, 其實可以用一般的標準放射線 作12次 的治療就可以了, 風險也較小, 但不正確的使用SRS反而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這台機器生產的公司, Varian, 就是現在養我的那家公司.. (我有一半的薪水是從他們的計畫來的), 發言人並不願對這個事件表示意見, 僅在事件發生後的幾個月後, 通知醫院要確保正確的使用相關的設置..

 

這個事件發生的醫院在08年底曾更新該設備的軟體, 三個月後, Varian公司有提醒醫院, 軟體本身並不能正確的辨認機器是否正確的安裝好…..同樣的問題, 也發生在該公司其他不同的設備上.. 在事件發生後, 該公司才更新了修正軟體, 以確保同樣的事件不再發生..

 

該文的結論是, 法規還是很重要的…

 

讀後感… 相較於之前長榮集團執意要引進重粒子線儀器, 醫事處堅持依法行事, 真覺得這些官員是作對了.

 

生意人大剌剌的說作善事, 若不依法行事, 由具資格的醫院提出申請並經過人體試驗, 到底是在作善事, 還是增加醫療成本.. 還不知道呢?

 

前陣子跟放射科醫師合作的研究發現,昂貴的放射線治療的利用率與區域性醫療保險的給付政策,有顯著的相關性,區域性的政策鼓勵並給付的,該地區的利用率幾乎是其他地區的好幾倍,採抑制性策略的地區,利用率則幾近於零;許多治療其實是有替代性的,便宜的放射線治療不一定沒有用,高科技的儀器相對成本高,在正確的使用下,的確能減低副作用,並達到同樣的治療效果。在得與失之間,的確很難權衡,這就是需要經濟效益評估的地方了。

 

後記: 學習是一條漫漫的長路, 當拿到學位的第一天開始, 也是新的學習的開始, 不往前, 等於就在往後退...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