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ytimes.com/2010/12/29/health/29radiation.html?pagewanted=1&_r=1 ‘A pinpoint Beam strays invisibly, Harming Instead of Healing’

 

這篇是今天NewYork Times 的報導, 因為工作的關係, 對於癌症的放射線治療, 有比較多的興趣去了解

 

簡單來說, 伊利諾州有家醫院引進了一台改良型直線加速器治療腦部腫瘤(治療方式稱為Stereotactic Radiosurgery, 簡稱 SRS), 在使用操作上發生了問題, 在病人及醫師都不清楚的情況下, 額外高劑量的放射線照射到病人非腫瘤健康的部位, 發生了嚴重的後果;

 

在三位病人用了高劑量的額外放射線治療的幾週後, 一位醫師在為第四位病人處置時, 發現這個問題, 即時的修正, 並將問題呈報出去,

 

一年多後, 整件醫療疏失完整的報告才揭露出來… 三位受難者, 一位在三週後被診斷出心律不整, 精神狀況異常;一位在四天後因嘔吐,脫水,住院治療, 而第三位, Ms Marci很快的掉髮, 在一年後, 她開始失去平衡, 記憶退化,常跌倒, 整個人老化的十分快速, 現在僅能對先生簡單的眨眼, 輕拉她先生的手..

這類的放射線治療儀器, 可以在很小的範圍內為病人腫瘤作高密度的精確治療, 但,必須十分謹慎的操作以確保放射線沒有外洩, 機器的本身操作上,有需要提醒及改進的地方, 而人員是否有足夠的訓練及知識去操作儀器, 也是一個問題,

 

一位放射治療專家指出, 改良式的儀器, 在使用上, 會有更高的複雜度, 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就會釀成大災難.. 這個案例並非第一次發生, 在密蘇里州, 也有76位病人, 接受了過量的放射線治療… 這件事也突顯了法規上的不完整,

 

在美國, 多重用途的放射線治療儀器(如改良型直線加速器)通常比單一用途的儀器(如Gamma Knife)要少一些被規範, 改良型直線加速器本身並不用放射線反應物質來操作, 因此, 僅受FDA 管理規範, 但Gamma Knife另外必須接受美國原能會的管制..

 

問題就出在FDA 對於改良型直線加速器的審核並沒有要求提供基本的人體試驗數據, 對於幾件醫療疏失的案例, 也將其認定為個案.. Ms Marci的病情, 其實可以用一般的標準放射線 作12次 的治療就可以了, 風險也較小, 但不正確的使用SRS反而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這台機器生產的公司, Varian, 就是現在養我的那家公司.. (我有一半的薪水是從他們的計畫來的), 發言人並不願對這個事件表示意見, 僅在事件發生後的幾個月後, 通知醫院要確保正確的使用相關的設置..

 

這個事件發生的醫院在08年底曾更新該設備的軟體, 三個月後, Varian公司有提醒醫院, 軟體本身並不能正確的辨認機器是否正確的安裝好…..同樣的問題, 也發生在該公司其他不同的設備上.. 在事件發生後, 該公司才更新了修正軟體, 以確保同樣的事件不再發生..

 

該文的結論是, 法規還是很重要的…

 

讀後感… 相較於之前長榮集團執意要引進重粒子線儀器, 醫事處堅持依法行事, 真覺得這些官員是作對了.

 

生意人大剌剌的說作善事, 若不依法行事, 由具資格的醫院提出申請並經過人體試驗, 到底是在作善事, 還是增加醫療成本.. 還不知道呢?

 

前陣子跟放射科醫師合作的研究發現,昂貴的放射線治療的利用率與區域性醫療保險的給付政策,有顯著的相關性,區域性的政策鼓勵並給付的,該地區的利用率幾乎是其他地區的好幾倍,採抑制性策略的地區,利用率則幾近於零;許多治療其實是有替代性的,便宜的放射線治療不一定沒有用,高科技的儀器相對成本高,在正確的使用下,的確能減低副作用,並達到同樣的治療效果。在得與失之間,的確很難權衡,這就是需要經濟效益評估的地方了。

 

後記: 學習是一條漫漫的長路, 當拿到學位的第一天開始, 也是新的學習的開始, 不往前, 等於就在往後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aine 的頭像
Elaine

新夢土 - My American Dream and life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