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是在眷村長大的,
但同樣的年代背景,
看著看著, 有很深很深的感觸.
(從youtube 上, 可以看到光陰的故事)
 
老爸也是河南人, 媽媽是本省人..
早年嫁給一窮二白的老爸,
阿姨們都不以為然, 也有些看不起,
那個年代, 會嫁給外省人的,
好像都是家庭環境比較不好的人家的女兒.
 
有一年過年到阿姨家玩,
表哥的紅包不見了,
隔天媽媽就帶我離開,
我們知道錢是誰偷的,
但因為我們家窮,
不想讓親戚們誤會是我們家小孩拿的,
連了幾年過年, 我們都避免再到阿姨家去
 
小時候, 家裡生活環境不好,
老爸是駐廠警,薪水全拿了回家也不夠用,
個性也像光陰故事裡的河南老爸,
老實,木納.
記憶中, 媽媽作過各式各樣的加工,
打毛線,作塑膠花, 剝鐵片,
在公家宿舍裡, 種菜,挖水溝水澆肥, 養雞,鴨..
過年時,自己曬臘肉,臘腸.
我沒有覺得自己辛苦過,
只有在國小四年級時,
數學競賽拿了全校第四名,
結果,老師派了第六名,有在她家學鋼琴的同學去參加全市的比賽,
我才明白, "勢利眼"是怎麼回事
 
老爸在大陸,沒有老婆,
但在沒開放大陸探親,
也曾輾轉托友人從日本轉信,收信,
那些信件,到現在, 前陣子老媽要搬家時,
我也才看到,收了收交給大哥,
也算老爸的遺產..
而後來,因為老爸寄錢給大陸家人,
媽媽也為此難過了許久,
畢竟五個小孩,
一大家子人, 自己的生活都過的不是很好了,
還要去接濟大陸的親戚,
但.. 在老爸的立場,
離家數十年, 奶奶還在,
總會想盡一份為人子女的心意..
 
我常想, 這些經歷,
不身歷其中的人, 很難體會.
兩難的心境.
沒有對錯, 只需要有份體諒的心.
親人,畢竟是親人,
到現在父親過世多年,
在大陸的小姑姑都還常常記得打電話給老媽,
聊聊天, 要獨居的老媽放寬心..
 
元宵節一群小朋友拎著燈籠遊整個宿舍區的經驗,
我也有過,
就像戲中那樣有人帶頭,
大家環繞宿舍區走一圈.
 
雖不住眷村, 台機老宿舍裡也住著各式各樣的人,
對面李伯伯家作蒸肉粉, 斜對面嚴家有一堆女兒, 最小皃子與我同年,
宿舍後面有一戶住著一個外省伯伯, 一口重重的鄉音,
但作的麵條真是好吃.. 我常拿了二十塊錢去幫媽媽買麵條,
雜貨店的單家, 很特別的姓, 住著我的國小同班同學...
每天下午四點多,有個伯伯會騎著腳踏車來賣包子饅頭,
有賣熱豆花的, 也是天天會來,
還有深夜十一點多, 賣"燒肉粽" 的..
......還有許多許多, 屬於童年的回憶.
 
後來,南訓中心旁的台機宿舍, 因都市計畫的關係,
整個拆遷了, 現在原址已成了中華路五段..
 
回憶, 卻是永存在記憶裡, 永不消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aine 的頭像
Elaine

新夢土 - My American Dream and life

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